別墅血案發生后 9.30成都雙流殺人掏腸

來源:電腦 發布時間:2018-12-22 05:08:32 點擊:

  物業公司對業主私人空間內的人身及財產負有安全防范義務嗎?物業公司對業主應承擔怎樣的安全保障義務?――      購買了高檔別墅,繳納了物業管理費,本以為安全有了保障。可是,女業主卻在大白天被殺害于別墅內。在案件未破,行兇者不明的情況下,業主一氣之下,將物業公司及商品房開發商一同告上了法庭,要求賠償百萬余元。那么,物業公司對業主私人空間內的人身及財產負有安全防范義務嗎?物業公司對業主應承擔怎樣的安全保障義務呢?2008年2月21日,蘇州市兩級法院作出的判決,從司法層面對此作出了回答。
  
  妻子家中被害 丈夫誓討公道
  
  現年43歲的徐永強是江蘇省蘇州市一家知名企業的董事長,妻子王艷梅是一名中學教師,16歲的女兒則在重點中學讀書。一家人恩恩愛愛,和和睦睦,日子過得幸福、美滿和富足。
  2004年5月,徐永強向蘇州某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簡稱蘇州公司)購買了三層高檔別墅一套,裝修后全家搬進了新居。同年8月,蘇州公司與上海某物業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物業)簽訂了《別墅小區前期物業服務合同》,由上海物業對別墅小區的物業行使管理之職。此后,徐永強每年均向上海物業支付了相應的物業管理費。
  2006年12月15日上午,因妻子上午沒課,徐永強吃過早飯后便獨自開車上班去了。臨出門前,妻子王艷梅還是像往常一樣叮囑徐永強中午早點回家吃飯。可是,徐永強萬萬沒有想到,這竟是他與妻子的最后一次道別。10時30分左右,徐永強考慮到妻子下午還要上班,將手中的事務處理完后,便匆匆從公司返回家中,卻發現妻子王艷梅身中數刀躺在血泊中,立即向公安機關報案。公安機關接到報案后,立即趕到現場,確認被害人王艷梅已身亡。該刑事案件案發后,公安機關雖經全力偵查,但至今尚未偵破。
  “自己高價購買別墅,就是沖著別墅的良好居住環境和高度安全保障,而且自己也支付了所有的物業管理費,可是,蘇州公司作為小區的開發商,上海物業作為小區的物業管理者,卻未能有效行使小區的管理之職,采取必要的安全保障措施,直接造成行兇者輕易進入小區將自己的妻子殺害在別墅內,應當對妻子被殺承擔賠償責任。”于是,徐永強多次找蘇州公司和上海物業協商賠償事宜。可是,蘇州公司和上海物業只能對王艷梅的被害表示同情,對徐永強的賠償要求卻一口予以拒絕。這讓徐永強忍無可忍:案件不破,行兇者不明,難道妻子就該白死嗎?!在多次協商無效后,徐永強決定通過法律途徑為亡妻討還一個公道,以慰亡妻在天之靈。
  
  兩大爭議焦點 庭上針鋒相對
  
  2007年3月5日,徐永強攜女兒及岳父來到法院,一紙民事訴狀,將蘇州公司和上海物業推上被告席,請求法院判令蘇州公司和上海物業共同賠償誤工費、死亡賠償金、被撫養人生活費及精神損害撫慰金共計106萬余元;并在江蘇省省級報刊及市級報刊的醒目位置(不包括中縫、廣告及附贈版面)賠禮道歉。
  針對這起因業主被害引發的巨額損害賠償案,法院極為重視,兩次開庭審理了本案。法庭上,雙方圍繞上海物業對小區的安全管理是否已盡到了安全防范義務,以及犯罪嫌疑人利用空置別墅作案的事實能否得到確認的爭議焦點,唇槍舌劍,相互責難,互不相讓。
  徐永強等人訴稱,徐永強購買蘇州公司開發的別墅后裝修入住,上海物業為該小區的物業管理公司。2006年12月15日,我們的親人王艷梅在家中遇害,雖經公安機關立案但至今未能破案。徐永強等人認為,上海物業作為小區的物業管理公司理應按物業合同約定履行義務,但由于上海物業疏于管理,未能提供必要的安全防范措施,致使殺人兇手輕易進入徐永強家中行兇作案,將徐永強的妻子王艷梅殺害于家中,理應承擔民事賠償責任。蘇州公司將門窗洞開在位于徐永強別墅前面的一幢空置別墅長期閑置,疏于管理,讓殺人兇手在空置房中踩點觀察,伺機作案,最終釀成慘禍的發生,蘇州公司也應對王艷梅的遇害承擔民事賠償責任。據此,徐永強等人要求法院判令蘇州公司和上海物業因共同侵權給原告方造成的經濟損失共計人民幣106.7萬余元,并互負連帶賠償責任,同時在江蘇省省級報刊及當地市級報刊的醒目位置賠禮道歉。
  蘇州公司辯稱,徐永強等人的親屬王艷梅的死亡與他公司未銷售別墅的行為之間沒有因果關系,徐永強等人稱殺人兇手利用本公司未出售的別墅進行踩點作案沒有事實依據,另外,本公司早已將空置別墅的管理權移交給了上海物業,故本公司在本案中不應承擔任何責任。
  上海物業辯稱,物業公司對小區內的安全保障義務主要是針對小區的公共場所,對私人物業內的人身及財產不負有安全防范義務。本公司嚴格按照物業合同的約定對進出小區的來訪人員進行登記,并定期對小區進行巡邏,登記、巡邏記錄在案發當天就給公安機關調取。因此,本公司在對小區的安全管理上已盡到了職責,徐永強等人要求本公司承擔民事賠償責任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徐永強等人的親屬在家中遇害是一刑事案件,案件尚在偵查中,徐永強等人沒有證據證明殺人兇手是利用了空置別墅進入案發現場,物業公司不存在疏于管理的情形。
  
  兩審法院判決 是非終有定論
  
  法院經審理后認為,徐永強購買了別墅并入住,同時向小區的物業管理公司上海物業繳納了物業管理費,其與上海物業形成物業服務合同關系,雙方之間的權利義務關系受物業服務合同的約束。上海物業是否違約進而是否要承擔民事賠償責任要看該公司是否嚴格履行物業服務合同中約定的相關義務。根據合同約定,上海物業的保安義務主要為不間斷對小區巡邏,外來車輛、人員出入小區進行登記。案發當天,上海物業的巡邏、登記記錄本即為公安機關調取,該記錄本可證實上海物業已履行了服務合同中約定的安保義務,而要求小區保安對徐永強家中發生的兇殺案事先察覺,顯然超出其能力范圍,該義務應界定為一般性的安全、防范、注意義務。徐永強等人稱巡邏、登記記錄有作假嫌疑缺乏證據證實,該主張不予采信。對于犯罪嫌疑人作案前是否利用空置房屋事先踩點觀察,這一事實的認定關系到蘇州公司和上海物業民事責任的承擔問題,徐永強等人依據的是申請本院向公安機關調查的情況說明,認為該證明足以證實犯罪嫌疑人事先在空置房中踩點伺機作案,而蘇州公司和上海物業對此說明持相反意見。對此,法院認為,王艷梅被害一案,至今尚在偵查之中,在案件偵破之前對案發經過僅是一個分析意見,尚不能構成最后明確的結論,根據刑事證據唯一性原則,不能用民事證據規則中高度蓋然性原理來推出結論,故對犯罪嫌疑人是否利用空置房作案尚缺乏證據證實,空置房是否是犯罪嫌疑人作案的一個原因力須待案件偵破以后才能確定。徐永強等人主張因蘇州公司和上海物業疏于管理的行為導致空置房為犯罪嫌疑人作案提供了便利條件缺乏證據證實。徐永強等人要求蘇州公司和上海物業連帶賠償經濟損失,并賠禮道歉的訴訟請求不予支持。
  2007年8月22日,法院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98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6條的規定,作出一審判決,判決駁回徐永強等人對蘇州公司、上海物業提起的訴訟請求。
  一審宣判后,徐永強等人不服,向二審法院提出上訴。在上訴中,他們提出:蘇州公司對空置房屋沒有采取安全防護措施,給小區安全帶來隱患,且未經過招投標程序選聘物業公司,對王艷梅的受害存在過錯;上海物業對蘇州公司空置房屋未盡管理義務,也未在小區內安裝任何安全監視設備,對小區出入人員未進行登記,也未對小區嚴格執行巡邏制度。據此,徐永強等人認為蘇州公司和上海物業與王艷梅的受害存在相關因果關系過錯,構成無意思聯絡的共同侵權,應承擔侵權賠償責任。
  蘇州公司堅持其未售出的空置別墅及選聘物業公司的行為均與王艷梅的受害沒有因果關系。上海物業則提出其在日常管理中已盡到合同約定的安全義務,對小區進行定期巡視,對小區外來訪客實行登記制度,徐永強等人稱上海物業的小區巡視記錄是偽造的,事實上在事發當日,小區巡視、訪客記錄被公安部門調取,不可能后補或偽造。
  二審法院認為,公安機關的情況說明中只是發現被害中心現場和住宅南側空關房中有同類型花紋的鞋印,不能據此證實兇犯就是利用空置別墅踩點,或蘇州公司將別墅空置的行為存在過錯,與王艷梅被害之間存在因果關系。故徐永強等人稱蘇州公司應承擔侵權賠償責任沒有事實依據,本院不予采納。上海物業對小區定期巡視并進行記錄,徐永強等人稱上海物業的巡視記錄是偽造的,但沒有提供相應證據,故其關于上海物業存在過錯,與王艷梅被害存在因果關系的意見,不予采納。
  2008年2月21日,法院依據法律的有關規定,作出了“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決”的終審判決。■
  (文中人名系化名)
  編輯:孫薇薇

推薦訪問:血案 別墅 發生
上一篇:“官官相殺”的謬誤_官官相衛
下一篇:最后一頁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9447號-75

网易彩票网 尉氏县 | 星座 | 保定市 | 龙泉市 | 玉林市 | 永胜县 | 鹤壁市 | 镇平县 | 双峰县 | 西林县 | 赤峰市 | 额尔古纳市 | 广平县 | 新兴县 | 凤阳县 | 昌黎县 | 龙井市 | 定边县 | 嘉荫县 | 甘肃省 | 阿荣旗 | 乐亭县 | 韩城市 | 石泉县 | 普宁市 | 巢湖市 | 额济纳旗 | 平武县 | 巢湖市 | 清镇市 | 定安县 | 同江市 | 深圳市 | 莱阳市 | 江川县 | 淮安市 | 乃东县 | 基隆市 | 涿州市 | 行唐县 | 乌拉特前旗 | 金山区 | 宁河县 | 滦南县 | 盈江县 | 丰都县 | 黄骅市 | 晴隆县 | 灵璧县 | 中超 | 康定县 | 广昌县 | 海安县 | 东阳市 | 通江县 | 札达县 | 玛曲县 | 射洪县 | 南昌市 | 绥棱县 | 巴林右旗 | 永州市 | 安陆市 | 大冶市 | 邮箱 | 林甸县 | 青川县 | 诸城市 | 凉山 | 凤山县 | 桑日县 | 奇台县 | 普兰店市 | 克拉玛依市 | 四平市 | 榆树市 | 河津市 | 沈阳市 | 都江堰市 | 图们市 | 保德县 | 南宁市 | 广平县 | 浠水县 | 兰州市 | 武冈市 | 玉龙 | 叙永县 | 甘德县 | 凌海市 | 无极县 | 鄂托克旗 | 湟源县 | 台东市 | 清苑县 | 周至县 | 雷州市 | 如皋市 | 祁连县 | 德兴市 | 台南县 | 萍乡市 | 合山市 | 泾川县 | 襄垣县 | 浦江县 | 金溪县 | 香港 | 凤凰县 | 临洮县 | 大理市 | 桂平市 | 肥西县 | 饶阳县 | 大方县 | 北海市 | 开化县 | 台江县 | 民权县 | 甘泉县 | 涟水县 | 景德镇市 | 仙桃市 | 东莞市 | 青神县 | 揭阳市 | 若尔盖县 | 徐闻县 | 景德镇市 | 山阳县 | 西昌市 | 枣阳市 | 明光市 | 永宁县 | 湖北省 | 门头沟区 | 定陶县 | 临猗县 | 安陆市 | 尉犁县 | 建昌县 | 吴江市 | 岳西县 | 太康县 | 炎陵县 | 德化县 | 上蔡县 | 桐乡市 | 巴彦淖尔市 | 赞皇县 | 大英县 | 卢氏县 | 巴彦淖尔市 | 延安市 | 象山县 | 忻州市 | 自治县 | 石嘴山市 | 平顺县 | 南平市 | 紫阳县 | 紫阳县 | 天气 | 万宁市 | 凤庆县 | 十堰市 | 安吉县 | 景谷 | 巩义市 | 津南区 | 祁东县 | 兰坪 | 南通市 | 大足县 | 河间市 | 济南市 | 昂仁县 | 龙胜 | 平安县 | 务川 | 华池县 | 兴海县 | 镇巴县 | 普兰县 | 台江县 | 庆元县 | 精河县 | 镇平县 | 定州市 | 利辛县 | 什邡市 | 霍林郭勒市 | 中阳县 | 邵武市 | 巩义市 | 辉县市 | 革吉县 | 洪雅县 | 凌云县 | 丰都县 | 琼海市 | 郸城县 | 锡林郭勒盟 | 杭锦旗 | 华亭县 | 漯河市 | 万荣县 | 邵阳县 | 安平县 | 溧阳市 | 揭东县 | 赞皇县 | 漳州市 | 菏泽市 | 新野县 | 邓州市 | 揭阳市 | 罗山县 | 新干县 | 金门县 | 长丰县 | 新竹市 | 凤山县 | 灵璧县 | 玛纳斯县 | 竹溪县 | 榆社县 | 仙居县 | 彭水 | 阿鲁科尔沁旗 | 沅陵县 | 巨鹿县 | 宁都县 | 九龙城区 | 万盛区 | 年辖:市辖区 | 龙江县 | 霍州市 | 伽师县 | 西安市 | 开阳县 | 吴堡县 | 石首市 | 阜康市 | 遵义县 | 太保市 | 黎城县 | 廉江市 | 乌什县 | 和林格尔县 | 上犹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