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權案件中的間接受害者之精神打擊賠償問題探討_朵顏面霜受害者

來源:網頁設計 發布時間:2018-12-26 04:17:45 點擊:

  摘要精神打擊賠償制度起源于英國,直至今天已經有了長足的發展,相關理念和標準在很大程度上得到了完善。隨著司法實踐的不斷發展,其損害賠償的范圍有逐漸拓寬的趨勢,已不僅僅局限于受害者本人,當受害人因他人侵權行為受傷或者死亡的情況下,其近親屬在一定的條件下也可以主張精神打擊賠償。然而在主體范圍擴張的同時也帶來了極大的問題與爭議,本文將對間接受害者精神打擊賠償有關的問題進行探討。
  關鍵詞精神打擊間接受害者責任賠償
  中圖分類號:D923文獻標識碼:A文章編號:1009-0592(2009)01-086-02
  
  精神打擊,按照一般的理解,就是侵權人對受害人(直接受害人)及其有關聯的人(間接受害人)由于其身體遭受侵害,從而造成的一種喪失生活樂趣、痛苦悲痛的反應,在嚴重情況下甚至可以造成精神病的突然、劇烈的情緒震動,可以說它是侵權人侵害他人的精神利益所造成的各種精神性疾病的總和。從傳統理論上來看,我們將精神打擊分為廣義和狹義來界定,廣泛意義上的精神打擊不僅包括直接受害者遭受的精神打擊,還包括第三人所遭受的精神打擊,不僅包括由于相對人故意導致的精神打擊,也包括過失導致的精神打擊。 而狹義的精神打擊僅指第三人遭受精神打擊的情形,或者限于過失侵權所造成的精神打擊。從目前來看,對于直接受害人的精神打擊無論是法律、法理還是司法實踐,都已經確實的認定為必須賠償,但是對于間接受害人的精神打擊賠償則爭議頗多。無論是英美學者還是臺灣或者大陸的學者對此問題都無法達成一致的意見。
  精神打擊屬于主觀性的東西,它需要借助客觀的媒介來表現出來,而這個中間環節就是間接受害者的心理、生理的損害。這種損害實際上就是侵害了間接受害者的健康、人格利益,對其賠償也顯得理所應當。但實際情況并非想象中的那么簡單,需要我們通過實踐中的案例來討論。下面將通過以下具體案例來闡述不同情況下對間接受害者的精神打擊賠償問題:我們先來分析一個綜合了各種因素的經典案例:張某由于急忙趕回家照顧可能早產的妻子,高速駕駛汽車在路上飛馳,在到一個交通路口的時候沒有減速,進而撞倒了兒童甲,與甲同行的還有他的姐姐和母親,她們在不同的角度和距離目睹了甲被撞倒地的事故的發生(姐姐在身邊而母親在孩子的遠處方向)。甲的母親和姐姐都因此而受到了精神上的震動,內心承受到了很大的痛苦,以至精神處于能被醫學認定的確處于不穩定的狀態。那么,在這種情形下,受害人的母親和姐姐可以因精神受到打擊而向法院提出賠償請求嗎?而甲不在現場的父親在聽聞事故后悲痛欲絕,茶飯不思.他可以要求精神損害賠償嗎?倘若看著甲長大視甲為親孫子的劉奶奶得知此事之后精神萎靡,茶飯不思,身體消瘦了許多,而且還復發了過去的高血壓等疾病,她可以請求精神打擊賠償嗎?還有就是,張某對于侵犯甲的主觀狀態(故意或過失)對于賠償的認定有影響嗎?而甲受傷的后果(死亡或者重傷)對于張某是否應當追加更嚴厲的責任呢?以上的諸多問題涉及到了間接受害人精神打擊的賠償處理。我們來一一分析以便準確完整的闡明處理原則。
  首先,我們應當分析哪些人可以成為精神損害賠償的請求主體.我認為甲的姐姐可以成為權利請求主體之一,而非像美國Dillon案的判決那樣,適用姐弟關系不足以親密到受到精神打擊,而不支持姐姐的請求。因為受害者姐姐的情況符合大多數學者和美國侵權法重述(第二版)所主張的間接受害人精神損害賠償的客觀構成要件,即:(1)請求權人與被害人間具有親密關系,具體說是具有直接的親權關系。(2)原告當時身處事故發生的區域內,目睹了整個事件的發生,即使無身體上的直接傷害,但卻因精神上受創擊,導致了生理和心理上的不適.(3)請求權人的精神損害結果和侵權人的侵權行為之間有客觀的必然的因果聯系.(4)精神打擊是能夠被從醫學范圍內證明是確實存在的。因此,可以說本案的情況與案例有相當的相似性,所以姐姐應該是可以主張的。而甲的母親呢?我認為當然也應當獲得支持。雖然國外的法院,尤其是美國的大多數法院都主張適用危險區域原則,主張間接受害者必須親眼目睹事故的發生,而且處于距離危險發生相當近的區域內。但是我認為此種主張有其局限性,距離遠近不應當成為阻礙其母親要求賠償的客觀標準,就像臺灣東吳大學的潘維大教授在他文章里所說的:“危險區域原則可能造成不公平現象的發生.”畢竟甲的母親親眼目睹了事故的發生,是否處于危險區域內并不影響其母親因此侵權行為產生了精神損害。還有,對于不在現場的甲的父親,由于其聽聞后精神亦產生很大的創傷,按照一般人正常人理性的思考,他應該也可以提出精神損害賠償請求,只不過為了防止訴權的不被濫用,我認為應當在對其加以限制性條件,即甲的父親應當負責舉證他有精神打擊的客觀后果,至少符合醫學上的評定標準,而且更重要的是他能證明自己的精神損害和聽聞事故有必然的聯系。只有這樣才能不至于對侵權人追加不必要的責任承擔。同樣,基于"準親屬關系"提議,劉奶奶也應當同甲父親適用同一標準,盡管她與甲的關系不被法律所保護,但實際上她已經具備了所謂的親密關系要件,不能因為法律的沒有規定而忽視她的權利,法律畢竟有它的滯后性。
  除了主體的研究外,我們還應從行為的危害性上來判斷賠償的解決。也就是侵權人的主觀過錯和受害人受侵害的結果對賠償的影響。上例中,如果張某在當時看到了甲正在過馬路,為了趕時間而不顧可能發生事故與否,可以說他此時的心理狀態是故意(可以是直接故意,也可以是間接故意),那么是否對此情形下所有的間接受害人都能主張精神打擊賠償?答案是否定的,我們應當本著公正的原則來限制請求權濫用。一方面我們要充分利用精神損害賠償這樣的制度來保護每個人的人格權利和健康權利,而另一方面又要使它不被濫用,一個制度被濫用后就起不到應有的作用了。所以,我認為能夠對間接受害人進行精神打擊賠償應適用前面所提到過的客觀條件:主體必須和受害人有被法律所認可的親密關系,因為實際上侵權人在侵犯受害人權利的同時也侵害了其親屬的親權和監護權等權利,并由此引發了精神的損害。另外在侵權人基于故意實施的侵權不要求間接受害人必須有嚴重的精神傷害結果的發生,也就是說后果不是訴權主張的必備要素。另外由于侵權人的主觀惡意可能產生嚴重的社會危害,因此除了親眼目睹事件發生的親屬外,應當限制性的擴展賠償范圍,即只要能證明其他不在場的親屬是由于聽聞此事件而精神受到沖擊,就可以支持他的賠償請求。這樣做并不會導致權利被濫用,相反夠體現責任與行為相當的處罰原則.而過失侵權其實與上面的情況有些類似,但我們還是應著重注意它們的區別,基于過失的侵權引起的精神賠償嚴格要求間接受害人必須在現場親眼目睹的事件的發生,否則就勢必會向侵權人施加不合理的追加義務,因為他不可能也沒有必要預見其他不在場親屬也可能受到精神打擊。而且這種情形下的侵權要求必須有嚴重的后果發生(為醫學上能鑒定客觀存在的).至于侵權后果對賠償的影響,我認為也應該區別對待.一般的死亡結果沒有什么爭議,而對于重傷等傷害結果應當比照由被害人死亡而給間接受害者帶來得精神損害處理,若傷害與死亡給間接受害人帶來的精神打擊相差甚遠,則法院就不能支持請求.倘若程度與死亡帶來的相差無幾,如造成受害人高度殘疾、植物人、深度毀容等,我們就沒有理由不支持請求人的要求。否則就明顯的不符合客觀公正的補償原則。
  第二個案例比較有爭議,是有關侵權人對受害人與配偶的夫妻關系、妻子性權利的侵害.我國某地區法院曾經受理過的一起丈夫受傷,引起妻子性生活不能正常。妻子要求精神損害賠償的案子。該案子發生在2001年的南京,南京某環衛管理所的汽車駕駛員徐某,在其工作時間內由于疏忽,在本職工作的進行中,將同為本單位職工的張某撞倒。后經診斷,該碰撞導致張某尿道損傷,基本上喪失了男性功能,嚴重影響其日常生活。因此,承受巨大痛苦的張某的妻子向法院提起訴訟,以該侵權行為使其自己的心理及生理健康受到嚴重傷害,剝奪了其性權利,使她的精神遭受巨大痛苦為由,要求法院判處環衛所及徐某精神賠償。該案件一出,立馬引來了很大的爭議. 有人主張間接侵害婚姻關系的侵權沒有確實的法律依據,因此本案不宜作為侵害婚姻關系而導致第三人精神打擊的侵權來處理。也有人主張盡管性權利受到侵害而帶來精神損害,人們不能證明它必須受到法律的保護和客觀存在,但是我們應當以普通人的的視角來判斷視之,應當體現合理評判并且體現出人文主義的關懷。還有人主張畢竟本案確實是侵犯了張某的人身權,而且由此帶來了與間接受害人精神打擊緊密相關的千絲萬縷的因果聯系,因此,應當讓致害人在承擔人身損害賠償的同時承擔性權利造損害帶來的精神損害賠償。而最終,法院給出的判決支持了張某妻子的訴訟請求,從某種意義上承認了間接受害者在精神打擊賠償方面的要求。我們通過分析可以得出:在本案中,侵權者間接侵害了正常的婚姻關系,雖然它侵犯的不是一個獨立的法律關系,是依附于主侵權關系而存在的,但是,很明顯致害人在侵犯受害人人身權利的同時也侵犯了間接受害人的精神權利,盡管精神權利是依附于人身權利而存在的,是一種次要的法律關系,但是這些并不影響作為附帶權利的第三人精神打擊賠償的權利請求.因為一行為侵犯了兩種關系,致使一方身體受損,另一方精神受打擊,并且兩者之間存在必然的因果關系。而侵犯間接因果關系所要承擔的后果就是進行精神損害賠償,判罰精神撫慰金。可以說只要有侵權事實的發生,而此種對受害者的侵犯引起了另一法律關系受損,導致該關系中的其他主體精神受損,即使沒有法律明文規定,也應當支持精神損害賠償的請求。
  有關胎兒在腹中受到傷害,其父母和其他較親密的親屬是否有權請求精神損害賠償的問題。若能主張須何時或必須何種條件?對于這個問題處理起來確實比較棘手,也沒有類似相關的判例標準,美國的 Burgessv.SuPerioreourtlo一案中,也僅僅只涉及到對胎兒母親的精神打擊賠償,對于其他主體并未提及。而按照一般的常理,胎兒并未出生,不具有通常我們所說的公民主體權利,其是否能成為權利的主體要看能否順利出生并能獨立呼吸生存,可以說,對他的權利侵害是以他能成為"人"為前提的。侵權與否應當以胎兒出生后來評斷,從某種意義上說這種侵權具有事后性,在打擊發生時難以判定。但是,我們可以看到,胎兒因為受打擊而可能在出生后會畸形、殘廢,這種可能性是具有可期待的,可能會發生的,如果現在不提前保護而到一定的時候才事后解決,未免會耽擱舉證,不利于保護胎兒及相關人利益。所以各國都主張保護胎兒利益,同樣,雖然由于胎兒受損給他的父母、爺爺奶奶等親屬帶來的精神打擊也屬于一種潛在的、可期待的,并非現實客觀的,但是并不意味著他們不能主張權利。關鍵在于舉證責任的承擔,為了限制莫須有的權利請求權濫用,間接受害人應當承擔舉證責任,能夠證明打擊與胎兒出生后的異樣有必然的因果聯系,盡管這對于他們來說有一定的操作難度,但是從鼓勵及時有效和確實主張權利出發,親屬依靠醫院證明或者現代科學儀器來舉證胎兒受損與侵權有必然聯系并不是什么多么困難的事情,而由此帶來的精神打擊的舉證,則可適用一般認可的的對第三人精神打擊賠償的構成要件標準。而在時間方面,我認為應當在胎兒出生并且在產生了預料的結果后進行權利的主張,因為這樣做具備的客觀后果這一精神打擊賠償的必備要件。只有這樣才更符合設立支持對間接受害者精神打擊賠償制度的根本立法和學理目的。
  

推薦訪問:受害者 賠償 探討 打擊
上一篇:從宏觀角度看水的組成 從宏觀社會治理角度看法院調解
下一篇:最后一頁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9447號-75

网易彩票网 喀什市 | 繁峙县 | 莲花县 | 秭归县 | 阳新县 | 社旗县 | 靖宇县 | 北辰区 | 石棉县 | 青冈县 | 永德县 | 乌兰浩特市 | 临海市 | 丽江市 | 峨边 | 营山县 | 塔城市 | 铁岭市 | 余姚市 | 柘荣县 | 重庆市 | 商南县 | 毕节市 | 郸城县 | 锡林浩特市 | 七台河市 | 瑞昌市 | 皮山县 | 新丰县 | 磐石市 | 齐河县 | 安康市 | 南皮县 | 郴州市 | 陆丰市 | 通海县 | 镇坪县 | 彰武县 | 正定县 | 台中县 | 大足县 | 东安县 | 蛟河市 | 兴义市 | 江西省 | 新河县 | 洪湖市 | 西藏 | 蒲城县 | 马山县 | 定边县 | 刚察县 | 凌海市 | 宁武县 | 邳州市 | 集贤县 | 东山县 | 双鸭山市 | 大同市 | 大关县 | 县级市 | 驻马店市 | 和政县 | 黄梅县 | 晋城 | 南京市 | 石首市 | 德阳市 | 凤山市 | 虹口区 | 正镶白旗 | 台中县 | 孟村 | 巨野县 | 颍上县 | 临西县 | 丁青县 | 湖北省 | 宁蒗 | 普兰店市 | 栾川县 | 隆化县 | 盐城市 | 甘孜县 | 司法 | 赤城县 | 微博 | 汕头市 | 井陉县 | 建昌县 | 壶关县 | 沙湾县 | 大埔区 | 原平市 | 札达县 | 武平县 | 巴林右旗 | 特克斯县 | 莒南县 | 辛集市 | 红河县 | 图片 | 伊宁县 | 都安 | 金塔县 | 东台市 | 富锦市 | 宁安市 | 白城市 | 靖远县 | 怀集县 | 汉寿县 | 当涂县 | 天津市 | 旺苍县 | 台州市 | 铜川市 | 诸暨市 | 岑溪市 | 平利县 | 大兴区 | 德惠市 | 泰兴市 | 建阳市 | 福清市 | 建阳市 | 江源县 | 祁门县 | 平陆县 | 台中市 | 灵山县 | 义乌市 | 台中县 | 肇庆市 | 太谷县 | 安化县 | 图木舒克市 | 田东县 | 图木舒克市 | 玉林市 | 博客 | 甘德县 | 乳源 | 陆丰市 | 大英县 | 甘洛县 | 保康县 | 临沂市 | 四子王旗 | 昌吉市 | 平远县 | 汾西县 | 册亨县 | 龙游县 | 桐梓县 | 和林格尔县 | 镇坪县 | 白城市 | 临桂县 | 称多县 | 健康 | 礼泉县 | 阿瓦提县 | 迁西县 | 广宗县 | 福海县 | 潼关县 | 西昌市 | 滨州市 | 普兰店市 | 天柱县 | 宁都县 | 景宁 | 宝清县 | 惠水县 | 昆山市 | 吉隆县 | 巴彦县 | 山东省 | 阿坝县 | 华亭县 | 财经 | 陆良县 | 县级市 | 海原县 | 勐海县 | 清丰县 | 无为县 | 苏尼特左旗 | 浙江省 | 石嘴山市 | 炎陵县 | 奉贤区 | 马关县 | 翁牛特旗 | 聂荣县 | 乾安县 | 平舆县 | 鹤庆县 | 山西省 | 庆元县 | 中牟县 | 广饶县 | 高安市 | 都昌县 | 宿州市 | 永济市 | 甘谷县 | 远安县 | 抚顺县 | 江津市 | 大丰市 | 内江市 | 中西区 | 固安县 | 沛县 | 嵊泗县 | 百色市 | 垫江县 | 聂拉木县 | 海晏县 | 延长县 | 河池市 | 洪雅县 | 永兴县 | 安达市 | 渭源县 | 四川省 | 盐山县 | 乡城县 | 蛟河市 | 象州县 | 阳高县 | 宜城市 | 盐源县 | 交城县 | 鄂托克前旗 | 耒阳市 | 通江县 | 黄陵县 | 文山县 | 宜川县 | 防城港市 | 汶川县 | 岳阳市 | 杭锦后旗 | 太白县 | 湖北省 | 玉树县 | 密山市 | 从化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