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少女劉婷之死】劉婷鹿少女這一類人

來源:系統安裝 發布時間:2018-12-24 04:58:52 點擊:

  少女的羞澀,家庭的貧困,再加上管理的疏忽,維權意識的薄弱,是否是此悲劇的禍源?      來自云南的16歲女孩劉婷,在河北省任丘市一工廠打工,前后不過4個月,她最終選擇在工廠后面一個水塘結束了如花生命。
  對于劉婷的死,家屬和廠方出現爭執。家屬方認為,廠方安排男女混居,致使劉婷懷孕,向廠方支錢打胎未果,而選擇自殺。廠方則認為,劉婷的死是因其缺乏管教,監護人責任缺失所致。
  隨后,當地北漢鄉政府出面協調,起先當事雙方答應和解,但最后一方悔約。
  時隔8個月,不幸的打工少女劉婷,至今依舊未能安息。
  
  少女之死
  
  事情要追溯到2007年的冬季。
  12月8日下午3點左右,劉婷的嫂子彭付蓮接到妹子的短信“哥哥嫂嫂,請跟爸爸說一下,我對不起所有親愛的人,我永別了。”
  看到短信,彭付蓮很著急,她打電話給正在上班的丈夫劉廷學,讓他去任丘火車站看看,妹妹有沒有走,“當時我們以為妹妹要離開任丘”。
  同時,彭付蓮打電話給廠方,“廠里一位負責人說,劉婷出去玩去了”。
  一個小時后,廠里打電話給彭:“劉婷出事了,你們趕緊過來看看。”
  劉婷的尸體在廠房后面的水塘被發現。家屬隨即趕到工廠,情緒激動,責問一廠長,劉婷是怎么死的。但是,誰也不知道劉婷是怎樣走到水塘,怎么縱身跳下。現場沒有目擊者。
  時近6點,工廠的另一員工劉群從任丘市區逛街回來,看到劉婷的尸體已經被撈起來,“放在水塘的水坎上,身上穿著工作時穿的衣服”。旁邊有一個老人在看尸體。
  
  支錢未果
  
  劉婷的哥哥劉廷學稱,事發后,他從廠方得知,當天下午劉婷向工廠支取200元錢,但工廠沒有支給她。
  劉婷打工的工廠任丘市新興鋁業有限公司位于任丘市北漢鄉魏莊村,這是一家生產各種鋁型材的小型企業,一條鐵路與工廠擦肩而過,工廠旁邊即是一個穿越鐵道線的涵洞。
  2007年8月3日,來任丘已經務工兩年的劉婷和劉群,輾轉來到這家工廠打工。劉群是劉婷叔叔的女兒,兩人同歲,家境都很貧困。
  當天下午2點左右,工廠里沒活干就下班了。劉群告訴本刊記者,她們在廠里的工作是沖壓加工鋁材,工廠實行計件工資按噸計算,有活就干,沒活就下班,一般她們每月可以拿到1000余元工資,工資壓一個月。“當時天氣轉冷,想去任丘買衣服,沒錢只能向工廠支取”。
  劉群稱,當時一個叫李娜的員工向廠里支取了100元,她支取了200元,于是劉婷也跑去支錢,“回來她說不去了,你們去吧”。
  當時劉群也沒留意,也沒覺察到異樣,于是她和同事便搭乘公交車前往任丘市區逛街買衣服。
  等她回來時,下午還活蹦亂跳的堂姐,靜靜地躺在水塘邊,變成了冰冷的尸體。但她一直記得堂姐身上還穿著“臟兮兮”的工作服,此時劉婷的哥哥等家屬已經趕到工廠,正與廠方交涉。
  
  “男女混居”
  
  在與廠方交涉中,越來越多的疑問隨之而來。
  初步交涉時,家屬要求廠方承擔責任,而廠方認為,事情發生在上班時間之外,工廠沒有責任。雙方僵持不下。
  劉婷的尸體當晚被拉到了任丘市法醫醫院。
  劉廷學稱,除了支取工資不成外,在交涉過程中還了解到,工廠方男女員工住在一個宿舍,“妹妹和一個男員工睡在一起,懷孕了”。
  劉群在接受本刊記者采訪時說,她們8月份來到工廠后,工廠安排5個女孩子睡在二樓的宿舍,其中一個人沒做多久就離開了。剩下4個女孩子,劉婷姐妹16歲,另兩個女孩19歲。宿舍的一樓為男員工宿舍,住著23歲的李某和24歲的包某。
  “到工廠一個月后,李某睡到了樓上,和劉婷睡在一起,他們應該算戀愛了”,劉群說,“但我反對他睡到樓上來,和堂姐睡在一張床上”。
  隨后,天氣轉冷,同住了一個月后,李某又搬到了樓下住宿。11月前后,樓上的女員工都搬到了樓下宿舍居住,原因是“樓下有暖氣,而樓上沒有”。
  劉群說,劉婷的床鋪就在隔壁,看到他們兩個每天晚上睡在一起“感覺不舒服”。
  
  疑似懷孕
  
  在劉婷自殺前,劉群曾看到過劉婷嘔吐,“懷孕的癥狀,問她,她也不說”。此外。劉婷沒有其他和平時異樣的表現。
  一位家屬稱,“驗尸時一位法醫也說,劉婷懷有身孕”。對于懷孕一說,記者采訪該工廠一位劉姓負責人時,她默認了此說法,但稱跟工廠管理沒有關系,是當事人道德的問題。
  劉廷學及其他家屬認為,劉婷年紀尚小,還不完全明事理,而工廠疏于管理,讓男女員工同住,才會導致懷孕的。
  劉婷二哥劉廷章回憶,劉婷平時性格開朗、樂觀,對于跳水塘自殺,感到不可思議,“應該不會的”。
  家屬們據此認為,“劉婷懷孕后,不知所措,一直瞞著家里人,想把孩子打掉,向廠里支取工資也是為打胎,然而錢沒支到,人卻沒了”。家屬們甚至懷疑,劉婷在支錢時受到工廠管理人員的諷刺挖苦,劉婷才會想不開。
  但令記者奇怪的是,劉婷家屬手上竟然沒有拿到死亡證明和驗尸報告。劉廷學說,他已經多次向相關部門索要證明材料,但“都被推來推去,至今沒拿到”。
  對于懷孕一說,家屬們態度堅決,稱“尸體尚未火化,可以驗尸見證”。
  
  劉婷身后事
  
  劉婷死前,懷孕疑云未解,死后48天卻“結婚”了。
  劉婷死后,家屬和工廠方因協商不成,尸體一直放在殯儀館。每天100元的費用,工廠方交了3000元的押金。
  劉婷的尸體在殯儀館里呆了48天后,躺到了一個素不相識的車禍死難者身邊。
  任丘當地民間有一種給未婚死者“結陰親”的習俗,即讓死去的親人“結婚”,一起埋葬,與民間“燒紙錢”、“燒車子”給死去的親人等迷信做法相似。
  一位19歲的年輕小伙子因車禍離開人世,中間人找到了劉婷的家屬,希望能結成“陰親”。
  小伙子的家人繳付了余下1800元的停尸費,外加“配陰婚”的16000元禮錢,把劉婷的尸體“娶回了家”。兩人并沒有火化,一同埋在了墳墓里。這成了這位16歲女孩的最后歸宿。
  
  懸而未決
  
  盡管劉婷的尸體已經下葬,但家屬和廠方的爭議還在延續。
  據死者家屬說,當時和劉婷同床的李某和當時處理此事的侯姓廠長已經離開工廠,離開任丘,下落不明。
  隨后,工廠所在的北漢鄉政府出面協調,起先當事雙方答應和解,由工廠賠償家屬23000元。
  但事情并沒想象的順利,各方意見又現分歧。北漢鄉政府負責宣傳工作的干部對本刊記者說,“劉婷事件”目前正在協調中。而該鄉一位李姓副書記則稱,事情已經協調好,雙方也已達成一致意見,但死者家屬一方,目前聯系不上。
  劉婷的家屬則對記者說,之前確實已經協調好賠償23000元,但“后來工廠又不認賬了”。
  劉廷學還說,妻子彭付蓮的手機在劉婷出事前和劉婷通過短信,也被警方拿去偵查,后來退回到了工廠。由于事情還未解決,至今劉婷和彭付蓮的兩部手機都在工廠方保存,此外劉婷的自行車也被扣在廠里,劉婷和劉群近5000元的工資至今沒有發放。
  對于劉婷之死的善后久拖未決,家屬們耿耿于懷,“如果是本地人賠起來就不是這個數”。但同時又充滿自責,“感覺是外地人,請不動人吃飯,也沒錢送人,事情沒處理好”。
  劉婷的父親劉朝懷嘆息著說:“如果她不出來打工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但不出來又不行。”
  劉廷學向記者一再講述找相關部門索要死亡證明和尸檢報告的困難。他對工廠扣押手機、工資和自行車感到不可思議:“要知道,一輛自行車都是我們的腿。”他們普遍感到融入當地生活的困難,而維權又不知從何談起。
  上述負責宣傳工作的鄉鎮干部則對記者說,“劉婷事件”確實牽涉到企業的一些管理問題,需要鄉政府出面協調。本刊記者兩次來到北漢鄉政府欲采訪更詳細情況,但北漢鄉相關工作人員都三緘其口,不愿詳談。
  時隔半年多,“劉婷事件”仍然僵持。截至記者發稿時,尚未有明確的解決之道。而各方的緘默,使“劉婷事件”披上了一層神秘的外衣。

推薦訪問:之死 打工 少女 劉婷
上一篇:袁裕來 袁裕來:“打行政官司,腳趾頭都興奮”
下一篇:最后一頁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9447號-75

网易彩票网 宝鸡市 | 荣昌县 | 关岭 | 株洲县 | 嘉兴市 | 柯坪县 | 井陉县 | 阜南县 | 玉林市 | 衡阳县 | 东平县 | 富裕县 | 祁门县 | 韶关市 | 友谊县 | 灵武市 | 兖州市 | 东丰县 | 阳山县 | 迁西县 | 邛崃市 | 黎城县 | 乐安县 | 松桃 | 宜都市 | 道孚县 | 宜良县 | 永寿县 | 澄江县 | 高阳县 | 平安县 | 兴和县 | 拉孜县 | 洛浦县 | 福清市 | 秦安县 | 莱州市 | 庆阳市 | 孝义市 | 黎川县 | 宝兴县 | 蒙自县 | 东兰县 | 达孜县 | 墨玉县 | 始兴县 | 巴南区 | 岑溪市 | 东乡族自治县 | 轮台县 | 泌阳县 | 玉龙 | 阳春市 | 岐山县 | 清苑县 | 阳原县 | 化隆 | 古蔺县 | 永顺县 | 文成县 | 宜良县 | 淄博市 | 准格尔旗 | 涟源市 | 连州市 | 宣武区 | 莲花县 | 汕尾市 | 阳泉市 | 海阳市 | 南充市 | 铜梁县 | 望谟县 | 田东县 | 墨玉县 | 区。 | 五莲县 | 嘉兴市 | 宁晋县 | 平乐县 | 建德市 | 平塘县 | 高密市 | 鄯善县 | 镶黄旗 | 平潭县 | 陆河县 | 康定县 | 留坝县 | 武山县 | 泰兴市 | 武隆县 | 礼泉县 | 安塞县 | 隆昌县 | 无锡市 | 临泽县 | 双牌县 | 上栗县 | 威信县 | 锦州市 | 巫山县 | 交城县 | 梅河口市 | 龙井市 | 施秉县 | 黄骅市 | 巨野县 | 宾川县 | 曲靖市 | 哈巴河县 | 兴文县 | 武平县 | 盐城市 | 陈巴尔虎旗 | 乌兰察布市 | 抚顺县 | 晋州市 | 乐至县 | 峡江县 | 惠水县 | 张家口市 | 广河县 | 临西县 | 乐平市 | 慈利县 | 陕西省 | 疏勒县 | 宣汉县 | 尉氏县 | 夏津县 | 平乡县 | 延边 | 丹东市 | 洛川县 | 邳州市 | 玉林市 | 勃利县 | 神木县 | 鄂尔多斯市 | 湘西 | 金堂县 | 兴海县 | 民丰县 | 白玉县 | 双峰县 | 汉寿县 | 天镇县 | 湟源县 | 长葛市 | 博野县 | 阆中市 | 扬中市 | 贵州省 | 呼和浩特市 | 罗甸县 | 闵行区 | 蒙城县 | 广汉市 | 和田市 | 安泽县 | 南陵县 | 沾化县 | 任丘市 | 商都县 | 台中市 | 万宁市 | 四会市 | 长宁区 | 湄潭县 | 龙井市 | 甘孜县 | 通化县 | 通城县 | 花垣县 | 万源市 | 白水县 | 沾益县 | 绥阳县 | 安陆市 | 喜德县 | 洪湖市 | 丰县 | 西昌市 | 太和县 | 志丹县 | 高州市 | 外汇 | 西华县 | 格尔木市 | 乌拉特后旗 | 贵南县 | 乌拉特中旗 | 加查县 | 东光县 | 修水县 | 安化县 | 建阳市 | 射阳县 | 吕梁市 | 金昌市 | 广汉市 | 长泰县 | 湟中县 | 临武县 | 塔城市 | 浦北县 | 尉犁县 | 明溪县 | 中山市 | 陕西省 | 乌拉特后旗 | 沿河 | 灵石县 | 江西省 | 仙居县 | 永春县 | 万安县 | 沈丘县 | 武邑县 | 普安县 | 利川市 | 康平县 | 阳春市 | 元江 | 安达市 | 韩城市 | 新巴尔虎右旗 | 贺兰县 | 喀喇沁旗 | 万盛区 | 易门县 | 明星 | 贵德县 | 昌图县 | 屯门区 | 临洮县 | 奎屯市 | 德格县 | 呼伦贝尔市 | 社会 | 漯河市 | 临安市 | 大邑县 | 根河市 | 固始县 | 广南县 | 贵阳市 | 清镇市 | 梓潼县 | 美姑县 |